首页 > 湘风廉韵 > 清风文苑

毛泽东与老朋友李振翩的交往及其轶事

2022/1/21 20:56:37   娄底廉政网   王恬波

image.png

1973年8月3日,《人民日报》在头版头条报道了一则新闻:毛泽东主席会见应邀回国访问的美籍华人李振翩教授夫妇,并配发了一张毛泽东与李振翩亲切交谈的照片。从照片上看,80高龄的毛泽东的表情极为关切,而李振翩则轻松自如、谈笑风生。李振翩是什么人?他和毛泽东是什么样的关系?他的一生充满了哪些传奇?他和毛泽东会见时又谈了些什么?这张照片和这则新闻后面还蕴含了哪些鲜为人知的故事呢?要知道这些,那就不妨看看下面细述的这些文字。

一、从小接触进步思想,立志学医济世

李振翩,字承德,1898年10月16日出生于湘乡县乐善乡琉璃冲(今娄底市娄星区万宝镇石埠村)一个书香之家。父亲李稼夫是位读书人,早年考秀才未中,家道逐渐破落。母亲成氏,是一位典型的贤妻良母,为人厚道,爱扶贫济困。当时清朝国势日下,李氏家道沦落为一个较为贫困的农村大户。

李振翩是这个大户的第7个孩子,上有1个哥哥5个姐姐。他7岁就读于李氏私塾族学,后来进入了李家祠堂改成的泰山学校(即现振翩学校)学习。在学校,他接触到了进步的革命思想,也知道了有关孙中山革命的消息。由于他从小身体比较瘦弱,脸却长得又大又圆,他的姐姐们给他取了一个绰号叫他“小狮子头”。李振翩的性格也真有点像狮子一样勇敢。13岁时,当他听到清朝政府被辛亥革命推翻了,他就在村里第一个拿起剪刀剪下了自己的辫子。他多次劝阻母亲不要给姐姐们缠足;他拒绝家里给姐姐们实行包办婚姻。这是他少年时代的三次“革命行动”。

少年李振翩不仅勇敢,还是一个最富幻想的人。他常常遥望田野的远方独自沉思。当时贫穷落后的乡村,缺医少药,他眼看着人们受尽疾病的折磨,就暗下决心要学医济世。这种幻想,奠定了他日后成为世界著名医学家的基础。

1913年,李振翩随兄长李振翮来到长沙,考进湘乡驻省中学学习。1914年他听说湘雅护士学校招生,非常高兴,因为学医济世正是他的最大愿望。于是,不满16岁的李振翩就去报考,终以优异成绩考入湘雅护校。他在课堂里如饥似渴地学习功课,在病房认真细致地护理病人,他的突出表现,被护校推荐报考湘雅医学专门学校深造。由于这所专门学校是用英语授课,李振翩连国语都讲不流利,要用英语学习功课困难很大。但他考虑再三,还是鼓起勇气走进医学专门学校。他找到院长,反复诉说自己想成为一名研究学者,去征服那些给中国人造成灾难病魔的强烈愿望。院长爱德华·休姆被他的真诚所打动,收下了他。院长夫人洛塔还亲自给他辅导英文。

1918年秋,李振翩进入湘雅医学专门学校(今湖南医科大学 )预科,两年后升入本科。从此,李振翩开始了他人生的重大转折。他曾在作文中写道:“当我还是孩子的时候,在湘乡县我那自己的小天地里,我早已感受到乡村同胞所受的痛苦,意识到必须尽力帮助他们。”

李振翩忧国忧民,立志学医济世,他想到的不光是为民治病,而是从更广宽的视角上要从事医学研究,造福祖国,造福人类。“我为什么要学医,真正能治愈疾病之药甚少,吾欲从事研究。余尝睹病入膏肓者,虽是西洋之师,亦束手无策。吾欲从事医学研究,为一调查者。”李振翩曾这样充满自信地说。

二、投身爱国学生运动,际遇毛泽东结下深厚情谊

李振翩在湘雅求学期间,正值中国连年军阀混战,“五四”爱国学生运动与新文化运动方兴未艾。欲解民众疾苦的李振翩是进步学生代表之一,毅然投身学生运动。他说:“我不仅仅是湖南人,而且是一个中国人,是一个对土地辽阔、人口众多而又动荡不安的国家负有责任的公民”。

就在这一时期,他遇到了在湖南省立第一师范求学的毛泽东。毛泽东长他5岁,且是同乡,二人相见恨晚,结下了深厚的革命友谊。他们第一次见面时,李振翩由于心情激动,一时说起话来有点语塞。毛泽东就笑他像牛叫,戏称他为“水牛”。李振翩对这位心怀好意又风趣幽默的老乡充满敬意,也就不客气地称毛泽东为“水老倌”。

两人的友谊随着“驱张运动”而与日俱增。他们先后创办了《学生校园报》《新湖南》《湘江评论》等进步刊物,宗旨在于“批评社会,改造思想”“宣传救国救民真理”。当时湖南军阀省督张敬尧却一手镇压了毛泽东主编 的《湘江评论》,接着,李振翩创办的《新湖南》(由《学生校园报》改为《新湖南》)也被查封。进步学生们认为张敬尧就是腐朽势力的代表,非驱逐出湖南不可。于是,李振翩和毛泽东一起领导发起了声势浩大的“驱张运动”。李振翩率驱张请愿团进入北京政府,代表湖南学生和民众慷慨陈词。北京政府迫于爱国学生的压力,撤了张敬尧的职。张敬尧得知向总统府亲自递交请愿书的就是李振翩,认为李是这次学潮的首领,便命令逮捕李振翩等13名主要闹事者,由于李的名字位列名单之首,反动军阀恨之入骨,悬赏要他的脑袋,险些被反动军阀杀害。值得幸运的是却放过了“学潮”的真正首领,请愿团团长毛泽东,使毛泽东躲过一劫。接着,毛泽东离开了长沙,李振翩也想办法隐蔽起来。

“驱张运动”以后,1920年夏,毛泽东回到长沙发起组织“新民学会”。这个组织的成员都是有政治抱负的热血青年。他们秘密集会,共抒爱国之情、报国之志,并且订立了一个秘密的神圣盟约——为了中国的利益,甘于牺牲一切,包括自己的生命。经毛泽东介绍,李振翩成为40名新民学会成员的一员。他积极参加该组织开展的活动。

李振翩与毛泽东结下难忘的友谊,还因为毛泽东请李振翩为他的长子毛岸英接生一事。1922年10月24日,毛泽东头戴草帽,身穿短衫,脚着草鞋,化装成人力车夫,急冲冲来到湘雅医学院找李振翩。李振翩看着毛泽东这身打扮,笑着说:原来是你这个“洋车夫”找我呀!毛泽东抓着他的胳膊着急地说:“你管他洋车夫,土车夫,赶快跟我走,我有急事求你帮忙。”原来,毛泽东的妻子杨开慧快要临产了,来找李振翩去接生。李振翩带上接生用的药品和医疗器械,叫了一名助手随毛泽东赶到清水塘住处,顺利地为杨开慧接生了第一个孩子毛岸英。这事,毛泽东始终牢记在心。

1976年毛泽东逝世后,李振翩于1978年第二次回国访问时,瞻仰了毛泽东的遗容,并沉痛地写道:“仰望巨星今不见,长使世人泪满襟。愿化悲痛为力量,加紧服务为人民。”充分表达了他热爱祖国和人民领袖的深厚感情。

三、不忘初心造福人类,成为世界知名的医学大家

本来,李振翩与毛泽东结成志同道合的朋友后,可以和毛泽东走政治救国这条路,但1920年在参加新民学会期间发生的一件事使他不忘学医济世的初心。当时李振翩的学友16岁的年轻小伙子陈自宝突然被天花夺去了生命。这件事,使作为学医的李振翩感到非常悲伤,他认为陈自宝的死,也代表了中国人遭受的另一种苦难。这使他冷静地在政治与医学之间作出人生的第一次抉择。他在给毛泽东的信中写道:“亲爱的朋友,陈本不应该死,革命之途何止一条。改变政治制度,其一也。然众皆亡于无为之疾,不得安其天年,虽新制有何益也?我择留以学医。”从此,李振翩倡导科学救国,开始了长达半个世纪的医学研究生涯,把政治的路留给毛泽东这位朋友去走。1921年,毛泽东去上海参加缔造中国共产党的活动时,李振翩对毛泽东说:“你搞你的政治运动,我要集中精力来钻研医学,我们将在未来相会。”

1925年李振翩从湘雅医学院毕业后,获得博士学位。他来到北平协和医学院任病毒学教授,与校友汤非凡博士一直从事细菌学研究。在这里,他认识了正在协和医学院细菌学系学习的同乡汤汉志女士,并产生了爱情。1928年汤汉志女士也获得博士学位。1929年,两人结为伉俪。同年,夫妻双双去了美国,在纽约洛克菲勒医学研究所工作。

1931年,日本发动“沈阳事变”,入侵中国。赤诚的爱国心,促使李振翩、汤汉志夫妇毅然放弃高薪厚禄,返回祖国,为抗日救亡效力。在北平安家后,李振翩任军医学校细菌学教授和血清研究实验室主任。随着全面抗战的爆发,李振翩先后在上海、南京、广州、广西、贵州等地的上海医学院、陆军医学院、中央大学任教,培养了大批“真正能负起抗战责任和为社会服务的医务工作者。”,日本侵占上海后,李振翩一家随学校迁到广州。广州沦陷后,李振翩夫妇随陆军医学院辗转到了贵州安顺。他们一面做教学工作,一面给当地同胞治病,被人们誉为“救命医生。”

1941年至1942年间,横遭战祸的中国,又流行一场空前规模的瘟疫,千万人被夺去生命。李振翩在贵州住地通过细菌培养和井水化验,准确判断为“霍乱”病毒,立即报请当地政府,要求采取紧急有效措施,可是未受到应有的重视。在此十分紧迫的情况下,李振翩自己动手,立即封闭了水井并进行必要的消毒,制止了当地霍乱的蔓延。在李振翩控制的地区共有5万多人口,只死亡了11人。根据这个突发情况,李振翩建议教育部选送500名学生赴美学医,得到了时任教育部长的陈立夫采纳。500名学生中有近100名是陆军医学院选送的。为此,李振翩为学生们请了专门的英语教师,还自掏腰包把学生们去重庆的租车费凑足。

1945年抗战胜利,李振翩一家随医学院迁移南京。来到南京后,他十分关心大局,反对内战,主张国共和解,曾积极协助美国特使马歇尔调停国共两党关系,促成双方南京和谈,因为国民党毫无诚意而破裂,马歇尔被召回美国。1948年底,根据中国和美国签订的中美文化协议,美国国务院邀请李振翩夫妇访美。李振翩此时也决心赴美专心研究医学,他辞去国民党军事医学院和卫生机构的一切职务,于1949年2月3日乘飞机再度赴美。他们在华盛顿特区安了家。李振翩被聘为美国国立卫生所研究院研究员,在黑伯尔博士的实验室工作。不久,李振翩夫妇加入了美国国籍。

在此期间,小儿麻痹症就像瘟疫一样蔓延整个美国,使人死亡或变成跛子,连美国总统罗斯福也未能幸免,人们为此恐惶不安。李振翩决心专门从事防治小儿麻痹症的研究工作,尽管当时生活艰苦,实验室条件差,且随时可能遭遇生命危险,但他克服各种困难,工作起来总是专心致志、信心十足。因为在他面前展示的是当代国际上最重大的研究课题。1953年,李振翩和他的同事谢夫特,在艰苦的环境中坚持进行不懈的努力,经过多次反复试验,终于培养出了让小儿口服,可产生终身免疫力的脊髓灰质炎病毒丸,人们将这种病毒丸命名为LSC病毒(L代表李振翩,S代表谢夫特,C代表C型)。后来,美国西西里提大学的沙宾博士采用了李振翩培养的LSC病毒,制成口服疫苗,应用于预防小儿麻痹症起了极其重要的作用,全美广泛使用,至今仍在世界广泛应用,为造福人类作出了重要的贡献。此外,李振翩还致力于对防治癌症的医学研究,也取得了重要成果。从而成为了世界知名的医学家。鉴于李振翩的重要贡献,中华医学基金会为此于1979年2月给他追发了学术奖章。

1968年,李振翩博士退休后,继续在医学方面造福人类。一方面致力于研究中国传统医学,向美国医学界介绍中国的针麻、针灸及中草药等知识,写出了许多有临床价值的著作;另一方面,继续从事抗癌研究工作,他把美国和他本人在研究癌症方面的成就与中国同行进行交流,他根据自己吃海味食物增进健康的经验,认为海洋植物有5种重要的抗癌机理,与中国同行分享。同时,他不忘回报祖国、回报同行,向湖南医科大学赠送了数百本医学原版图书。

四、掩护我地下党开展工作,周总理对此表示感谢

抗战爆发后,李振翩夫妇毅然放弃高薪厚禄,返回祖国,为抗日救亡效力,彰显了赤诚的爱国之心、报国之志。然而在抗战期间,李振翩夫妇以合法的身份掩护我地下党开展工作,也是他们为抗战作贡献写下的精彩一笔。

1942年,中共南方局指派西南联大总支书记李振穆前往贵州重建党的组织。李振穆系李振翩的堂弟,需要取得一个公开的社会职业作掩护。李振翩知道后,热情欢迎和支持他来贵州安顺开展工作,并给他改名为李志浩以资掩护。

李振穆解放前在中共南方局领导下,在云南、贵州、南京从事党的秘密工作。在国民党法西斯特务统治下,贵州地下党的组织连续遭到重大破坏,不少党的干部先后被逮捕杀害。1941年“皖南事变”后,贵州地下党组织和南方局失去了联系。1942年春,中共南方局派李振穆和赖卫民去贵州重建党的组织,要求他们必须通过自己社会关系,找到适当职业,取得合法身份,站稳脚跟后再开展工作。李振穆就给当时在贵州安顺军医大学任细菌系主任兼血清疫苗研究所长的党兄写信,说明自己在重庆失业,能否到安顺找个工作。李振翩很快回信表示欢迎他到安顺来。李振穆后来回忆说:“我到安顺后,住在李振翩的家里,借助他的社会地位和影响,很快就把我安置在血清疫苗研究所任技佐,日常工作是制作生理食盐水。作为所长的堂弟,大家对我都很关照,国民党也没对我找什么麻烦。我在这一合法身份的掩护下,开始了重建贵州党组织的工作。此间,李振翩和他的夫人在生活上对我关怀备至,他们知道我在昆明西南联大读书时,参加过学生运动,也知道我时常出去活动,但从来不问也不干预我的活动。”1943年,为了进一步开展工作的方便,李振穆化名李振铭,以“考取”了浙江大学(因抗日战争浙江大学搬迁到贵州遵义)的身份,继续从事地下工作。从而离开了李振翩的家。

1946年夏,李振穆转到南京梅园新村周恩来领导的中共代表团工作。这时军医大学也迁到南京,李振翩拥有了自己的一处寓所。当李振穆以中共代表团工作人员的身份去看望李振翩时,他才明白李振穆原是共产党,他不但毫无讳忌,而且表示高兴。他当时曾多次见过周恩来、董必武和李维汉等同志,交谈他同马歇尔将军的接触,试图为国共和谈出些力。不久,国民党反动派在美国帮助下发动了全面内战,事实彻底打破了他的“调停”幻想。1946年6月发生了“下关惨案”,接着国民党特务准备假冒“苏北难民”的名义袭击中共代表团。为保障代表团人员的安全,周恩来等同志决定代表团人员尽可能通过社会关系暂时疏散出去。于是李振穆就搬到李振翩家里隐蔽了一段时间。李振翩那时已是中将军衔,住在他家里自然安全。这是李振翩夫妇第二次掩护李振穆。根据组织上的安排,后来李振穆撤回去了延安。

1973年7月,李振翩回国访问,周总理会见他时,首先就对他和夫人掩护我党地下工作人员一事表示感谢。

五、老朋友半个世纪后重逢,毛泽东送湖南蔬菜作为礼物

毛泽东与李振翩分别了50多年,但毛泽东一直没有忘记这位老朋友。1945年李振翩在贵州,毛泽东去重庆时托张维给他捎信,可惜没有收到。1956年毛泽东又问过湖南来北京开会的医学家魏曦,问李振翩在哪里?魏回答毛主席说,他在美国。70年代初,中美两国突破了20多年的隔绝状态,1972年10月中国医学代表团访问美国,毛泽东又托代表团副团长林巧稚给李振翩捎话,邀请李振翩回国访问。当中国医学代表团出席华盛顿美国各界的欢迎酒会时,林巧稚同李振翩和他的夫人汤汉志见了面。原来林巧稚和汤汉志既是北京协和医学院的同学,又是好友。林巧稚转达了毛主席的问候和对他们的访华邀请。

仅隔半年多,1973年7月李振翩和夫人以及其他几位美国朋友来到北京,实现了他多年来热切盼望回国访问,见见老朋友毛泽东,看看新中国变化和发展的心愿。

1973年8月2日傍晚,李振翩夫妇乘车进入了中南海游泳池。一见面,毛泽东和李振翩握着手久久不放。毛泽东想起1946年曾经接到李振翩的一封信,便说:“我接到了你的信,但你没有通讯地址,我没法回信。另外,你的信是用国民党的信笺写的。”等毛泽东说完,李振翩就向毛泽东介绍:“主席,这是我的夫人汤汉志,她也是学医的。”李振翩接着风趣地说:“主席,我们分离了几十年,请你看看我究竟娶了个什么样的夫人!”

“噢,你们夫妇都是医学家,志同道合,真是天生的一对呀!”说着,毛泽东伸出大手和汤汉志亲切地握手,问道:“在美国有多少华人?”

“2万5千人。”汤汉志回答。

“怎么?”毛泽东有点疑惑地说:“杨显东告诉我说是5万。”

李振翩担心汤汉志与毛泽东争辩,赶紧插话说:“噢,主席说得对,是5万。”汤汉志转变话题问道:“主席,您没有上过正规的军事院校,怎么成为这样伟大的军事战略家呢?”

毛泽东笑着说:“外面传说我主要依靠两部中国古书:一部是《三国演义》,另一部是《孙子兵法》。但在那战争年代,我那么忙,哪有时间读书呢!”

毛泽东说着又将话题岔到忆述往事上。他风趣地说:“振翩,我们是湖南老乡,你家和我家相隔只有30华里。你说话的声音像水牛叫一样,我给你起的外号叫‘水牛’。我们湘潭人素有狡猾的名声,你便叫我外号‘水老倌’,说我是个机灵鬼……”毛泽东的趣话逗得他们夫妇都笑了。

“主席,您比我大五岁,您的活动能力很强,您像一块磁石把我们都吸引到您的身边了。”李振翩忆述说:“我们同学都认为您具有很大的吸引力,具有一个伟大的融合者的协调能力,而这种品格正是我们所缺乏的。第一次见面,您的风度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毛泽东和李振翩接着谈到湖南学生发起驱逐张敬尧运动的往事。毛泽东忆述说:“振翩,你那时最勇敢,带领驱张请愿团到北京,大步迈进总统府大楼,递交驱张请愿书。当时的总统是直系军阀首领冯国璋,实权却操在皖系军阀首领、总理段祺瑞手里。段祺瑞和张敬尧同属皖系,是一丘之貉,显然段祺瑞不会屈从请愿学生的压力,把张敬尧搞下台啰!他们对学生运动疯狂进行镇压,在通缉13名主要闹事者时,把你的名字列在名单之首,悬赏要你的脑袋,却把我毛润之的名字漏掉了,使我乘机逃脱了虎口。”

“主席,那次驱张运动,就充分表现出您的杰出组织才能啦!”李振翩接着说:“我们新民学会会员,经常一起到江边漫游,任清风吹拂,抒报国之志。有一次,大家凑了20个铜板,买了一些肉和湖南出名的苋菜,烧好后大家一起会餐,吃完后一起到江边合影留念。”

作为医学专家,汤汉志观察毛主席气色不好,便询问起主席的健康情况。毛泽东向她讲了自己的病症。汤汉志取出听诊器听他的胸部,并向他推荐了一些药疗方法。

李振翩在与毛泽东的会谈中,还就中美关系进行了坦率的交谈。毛泽东谈到“中国应当对人类有较大的贡献”,李振翩说:“我研究医学的目的也有这样的雄心壮志。”

他们畅谈了3个多小时,李振翩觉得应该告辞了,毛泽东劝阻说:“天还不晚,不必着急,我们还有许多心里话要说嘛!”李振翩夫妇三次想走,都被毛泽东拦了回来。随后他们用湖南家乡土话交谈,追忆在湖南乡村的简朴生活,谈到在长沙吃过的几种蔬菜。李振翩问毛泽东现在喜欢吃什么菜,毛泽东说:“我最喜欢吃的还是冬苋菜和空心菜。”李振翩说:“我也很喜欢吃这两种家乡菜,可惜在我住的地方买不到啊!”

不觉已是深夜11点,他们终于握手告别了。临别时,毛泽东关切地问他们需要什么,李振翩婉言回谢:“主席,我们什么都不需要,这次荣受主席接见,叙旧谈心,余愿足矣。主席给我们的最好礼物,莫过于促进中美两国人民友谊的发展啊!”

李振翩夫妇回到宾馆后,正当他们准备休息时,门外有人敲门。毛泽东派来的两位代表站在门口,提着满满一篮子湖南蔬菜,包括苦瓜、冬苋菜等,都是毛泽东的菜园里自己种的。两位代表告诉说:“这是毛主席给你们送来的告别礼物!”两位代表还告诉了宾馆的厨师,说明这些湖南新鲜蔬菜的做法。老朋友毛泽东的深情厚意,使李振翩夫妇非常感动。

六、积极开展中美医学合作,构筑中美关系友好桥梁

李振翩不仅是一位著名的美籍华人医学家,也是一位著名的社会活动家。

1968年,李振翩退休后,非常关心中美关系的发展。改善中美关系一直是他长期以来所关心和关注的问题。他认为中国和美国都是伟大的国家,为什么会有过去的几次战争呢,主要是缺乏彼此之间的相互了解。世界需要在东西方之间以及中美之间架起一座相互谅解的桥梁。他始终认为,中美关系的友好有利于世界的和平发展。

由于李振翩在医学界的瞩目成就,加上他与毛泽东早年的友谊,所以成为了中美关系发展史上的一位特殊人物。1971年,李振翩写信给老同学毛泽东,在信中说:“我在美国生活多年,作为一个中国血统的人,介绍我亲自了解的美国,可能对你有参考价值。自然,我也要向美国国务卿说明我的见解。”从此,他作为周恩来总理与布什先生的中间人物,为协助实现中美关系正常化作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

1973年李振翩回国访问,在会见老朋友毛泽东的同时,先前会见了周恩来。在这次访问中,周总理同他谈到如何改善中美关系时,提出中国科学家们需要同外界多加强联系,要跟上世界科学的发展,要参加国际学术会议等问题。李振翩返美后,于1974年创建了“美中医学科学中心”,同中华医学会密切配合,频繁地邀请我国医学界人士赴美讲学或参加学术讨论会,这为中美关系的改善打下了一定的基础。

李振翩的晚年尽管身体不好,却不辞劳苦,为促进中美友好四处奔波。他先后给美国总统尼克松、卡特、里根以及国务卿写信,并亲自访问当时的副总统布什,提供美国对中国外交政策的设想。1975年6月,李振翩教授第二次回国访问。当时,周恩来总理虽身患重病住院,但坚持从医院赶去北海公园同他会见。周总理在提出如何促进中美关系正常化问题时讲了三条原则:第一,美国必须同台湾和台湾海峡撤出全部军队;第二,美国必须同台湾当局断绝外交关系;第三,必须废除美蒋“共同防御条约”。李振翩教授表示完全赞成周总理代表中国政府提出的这一严正立场。会见后,李振翩即约见当时美国驻中国的联络处主任乔治·布什先生,与其进行了长时间的交谈,全面详细地阐述了中国政府的立场和自己的看法。1978年6月,李振翩再度回国访问。访问之前,他会见了美国万斯国务卿、施莱辛格等高级人士,同他们讨论了联络处升级大使馆的办法和步骤。这次来华,他和邓小平副总理进行了会见,并就中美关系的发展和邓小平副总理磋商了很多很好的意见。

李振翩来华后曾预言,一年内就可解决中美关系正常化问题。果然,这次访问后不到一年,他的预言就实现了。1979年1月1日,中美两国建立了正式外交关系,设在两国首都的联络处改为大使馆。这是中美两国政府和两国人民共同努力的结果。这个伟大成果中也包含着李振翩教授一份宝贵的心血。

七、不愧中华民族优秀儿女,中国人民永远怀念他

1984年11月16日,李振翩因患癌症去世,享年86岁。中国政府领导人从北京发去喧电,对他的逝世表示沉痛悼念,对他生前热爱故土、为发展中美关系、推动中美医学交流所作的贡献给予了高度评价。时任美国副总统(老)布什亲自打电话表示哀悼。华盛顿地区举行了有200余人参加的追悼会。时任驻美大使章文晋在追悼会上致悼词说:“他不愧为一名伟大的科学家,全美华人的杰出代表,他不愧是中华民族的优秀儿女。他的高尚品德永远是我们学习的榜样。中国人民永远怀念他。”

为了纪念这位世界知名的优秀科学家,全美华人的杰出代表,中美两国建立了李振翩基金会,并在北京、长沙、广州、成都、昆明先后设立了分会。湖南长沙建立了“李振翩纪念馆”。家乡人民更是怀念他。1987年,将其启蒙母校娄底市娄星区万宝镇江溪村的本源学校命名为“振翩学校”,并设立了“李振翩奖学基金”。

参考文献:

①《历代名人与娄底(下卷)》,娄底市政协学习文史委编,2003年中国文史出版社出版,李大鹏主编。“李振翩:中美建交的秘使,世界著名医学家。”

②《湖南老年》1990年第12期:“中美人民友好的使者李振翩”,作者王恬波、刘长明。

③微信《百度百科》人物,李振翩。

④《文萃报》,2017年1月3日,“毛泽东将自种蔬菜送给李振翩”(综合新华社讯、《党史纵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