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娄底廉政网 > 湘风廉韵 > 清风文苑 > 正文

【娄底家风故事】父亲的三笔账

2019/10/28 9:53:29   娄底廉政网   李小菊

父亲退休前是锡矿山闪星公司会计,从我出生那一年(1981年)开始走上工作岗位,30余年里换了六七个单位,退休时,他给下一任会计交接的是满抽屉的荣誉证书。在他所做过的数不清的账里,他基本没出过什么差错。他总跟我们说,打算盘的人心中时刻要揣着一本“账”,只有心如明镜、胸中有数,才能毫发不差。然而,翻看他过往的人生账本,我却发现了他好些出项多、进项少的账。

1991年,姑姑结婚。婚礼举办前一个多月,父亲为给姑姑多添办一件家具,上山砍树时被倒下的树给砸了脑壳。在四下无人的山林里,妈妈捂着他鲜血直流的后脑勺,哭得六神无主:“你这是都为了啥啊,命都不要了!”父亲拼命的背后是有故事的———多年前,奶奶、爷爷相继去世,刚成家的父亲还来不及铺展人生的蓝图就被迎面而来的重担砸得喘不过气来,二老过世时,姑姑和叔叔年仅十二岁,我和妹妹一个三岁,一个一岁半。面对梁塌的困境,父亲曾咬破食指写下血书———“继承家业”。姑姑的婚礼如期举办了,头缠绷带的父亲在人群中格外扎眼。接亲的队伍在外面热热闹闹,姑姑拉着他的手哭着,久久不肯离去。

2005年,一天深夜,风雨交加。父亲刚从外地出差回来。大门被砸得“咚咚”直响,他披衣起床,黑暗中一个人影猛地跪倒在地,哭号着扑过来:“传昭伯,你一定要帮我,帮帮我们啊!”原来,院子里一人刚过世,他儿子前来请父亲过去当总管。这一家人病的病,小的小,全家数口挤在两间风雨飘摇的木架屋里,薄板棺材都买不起一副。这般“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总管可不好当,这事是办呢还是不办?父亲掐灭烟头,猛地披衣,把老妈给外婆看病的钱一把塞进口袋,伞也没撑一把就消失在雨夜里。当天晚上,父亲带着死者儿子一身泥一身水地挨家挨户求人帮忙,捧回一堆花花绿绿的零票,请来一队帮忙的汉子。几天几夜,他的眼睛红得像斗牛一般。在父亲的带头帮忙下,丧事操办圆满。

2009年,还差10多天就是大年三十了。父亲突遇车祸,当时他们一行4人正奔忙在为公司讨账的途中。4个人里,数父亲年纪最大、伤势最重。不仅脊椎压缩性骨折,而且出现肺水肿、脑震荡等多处伤情。全家人被这场突如其来的祸事卷进了巨大的焦虑漩涡里,父亲作为一家之主,全家的顶梁柱,若是有个三长两短,结果怎敢想象!可就在这样严重的伤情下,却发生了一幕让我震惊不已的事。一天下班,我飞奔去医院看他,只见病房里摊了一床的账,父亲身绑钢板,两只手都打着吊瓶,他的同事正根据他的提示,忙着算账。父亲的声音很轻,每说一句,就面露痛苦神色。我眼泪直掉:“爸,你看你,不要命了啊!都成这样了,还想着工作!”他的同事也一个个面讪着。父亲却瞪我一眼:“甭管,继续!”因为没有严格遵医嘱,出院后,父亲落下了腰痛、头晕的病根子,从此干不了重活,还常常晕眩。可一提起当时病房作账的事来,他却长叹着气说:“你懂个啥呢,全公司一百多号人,到了年关上了,哪个不眼巴巴地瞧着这点‘过年指望’,我是财务负责人,不告诉他们把账算清,那会有多少个家庭过不好年?”

如今他退休了,也没有闲下来,为了村里的公益事业,他没有少奔忙,在他眼里,退休不退志、为家乡做贡献才是应有的选择。

人生如账,每个人心中都有一笔账。有的人算出了财富,有的人算出了名声,有的人算出了权位,而父亲呢?算出了什么?翻看他那一笔又一笔所得和付出严重不平衡的账,我的心头涌起的是大写的敬佩。我知道,父亲是在用他的言行真切地告诉我们,人生的账应该怎么记。(作者单位:冷水江市委办)